年岁渐长,我也慢慢迷失了自我。我失去了自我定位,我需要「锚」。这个五月,我见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是我的同事、同学、朋友,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我不同的侧面。这混乱又令人恐惧不安的现状里,我怎样存在?

我需要充足的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只有自己独处时才能获得平静,只有内心平静的时候才能有所思考,进而有所收获。我对很多事情都有兴趣,我一直想要理解得更多。对世界的思考绝对不是街头巷弄的邻里随口胡扯的天下大事。这种思考分化出了许多相应的学科,前人的智慧已经凝结成文字,只需要去阅读就能获得理解这个世界的思想工具。凡是需要动脑的时候,都是需要独处的时候,我不愿意把我的时间全部交给工作,或者家庭生活的琐事。

我十分在意自己当下的感受。延迟享受确实是一种高级的理性,但是出生在这个国度,出生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地方,为了虚无缥缈的将来的福祉而献上此时此刻的时间和快乐,是我有了选择以后再也不愿意做的事情。愿意「吃苦」的人太多,正在「吃苦」的人也太多,但是悠闲自得的人太少。「忙于生存,无暇审美」是我最为唾弃的观点。有幸见过不同出生地的人的不同的生活方式,我觉得无论收入多少,都可以把生活过成另一种样子。当然,如果某些权威不愿意看到人们这样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愿意为了未来而努力,但我不愿意为了一张未来的饼,而放弃现时的愉快。「生活」从来不是在某一天,达成了什么条件才开始的,「生活」就是现在,就是此时此刻。

我想要平静而温馨的生活。与其说这是一种相对于「奢华」的平淡,我觉得这更应该是相对于「不幸福」的幸福。尽管追求幸福是不理智的,人的精力应当用来尽量避免痛苦,但观察自己,我还是执着于追求这种生活。没有不幸,所以是平静的;有不时的理解和温柔,所以是温馨的。如果说我也会为了一个未来而「奋斗」的话,那么这样的平静和温馨就是我所想要拥有的。

我需要一份工作来给这样的生活提供经济支持。这份工作不能违背之前的约束。如果我为了追求金钱而放弃了之前所说的一切,那我将不复存在。

据说生活就是一个不断妥协的过程。我依然不知道,在经济的压力超过一切的时候,我该如何坚持自我。我也不知道,在现实和理想冲突剧烈的时候,我又该如何坚持理想。如果来自文化的规训难以抹除,那么我又该如何在我终将承担的责任与所想要拥有的自由之间闪转腾挪呢。当那一天,我不再是我,我又该如何存在。